关键词:

连载|《神医吕仁安》第十六章 故居,伊人,荒坟

 2018-04-28 10:22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 作者:

伴随着一阵让人感到牙酸的摩擦声,房门慢慢开启,一股霉味顿时从屋内传出。

“咳咳..”挥了挥手的吕仁发,不禁蹙眉咳嗽了两声连道:“仁安哥,这屋子内的霉味想要完全散去,怕没有几天也不行。”

吕仁安则是一声不吭的径直向着屋内走去,来到了屋内里侧靠墙而放的黑色桌案前。

落满了灰尘的桌案上,赫然放着两排足足十余个灵位,上面也都满是灰尘。

手微颤的伸手拿起中间靠前右侧的一个灵位,轻轻将上面的灰尘擦去的吕仁安,看着上面露出的略显模糊的一行字迹‘母吕门吴氏之灵位’,不禁双眸泛红的眼角湿润了起来。

“仁安哥!”上前轻声开口的吕仁发,将一个干净的湿抹布递给了吕仁安。

伸手接过的吕仁安,便开始认真的将一个个灵位连同那放灵位的桌案都抹擦干净。

带着清洗工具的吕仁发,也开始忙碌起来,开始帮吕仁安拾掇起屋子,除去墙上的蜘蛛网,将整个屋子都从里到外的清扫了起来..

待得灵位桌案焕然一新后,吕仁安又将那供奉祖先的古旧香炉拾掇了下,然后从随身的背包内取出了一块带着奇异药味的熏香,将之点燃放在了香炉内。

“哎呦..我的天呐!这怎么回事?”怪叫一声从里屋跑了出来的吕仁发,眼看着满地的蛇虫鼠蚁逃命般从门窗往屋外而去,不由瞪眼惊愕不已。

熏香那带着奇异药味的香气弥漫开来,很快便是遮住了屋内的霉气。且那股香味似乎有着提神之效,让人一闻之下便不禁精神一震。

“仁安哥,你这是什么香啊?好厉害!”很快反应过来,顺着药香味看向那香炉内放着的熏香,吕仁发不由目光一亮的上前好奇问道。

情绪有些低落的吕仁安淡然道:“只是我闲来无事,用十余位草药以及几种天然香料配置而成的。”

“仁安哥,你也别太难过了。二叔和二婶若是泉下有知,知道你回来了,也会很高兴欣慰的。当然,如果你再能娶妻生子,延续香火,他们就更高兴了,”看吕仁安神色伤感的样子,吕仁发不禁上前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说到后面略带玩笑打趣般的道。

“娶妻生子..”低喃一声的吕仁安,看着面前桌案上父母和一些长辈祖先的灵位,却是忍不住目中闪过了复杂之色。

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阵脚步声,提着茶壶、手中拿着几个竹筒茶杯的阿丽当先走了进来,同时笑着道:“仁安哥,你看谁来了!”

和吕仁发同时转身看去的吕仁安,看着那跟着阿丽一起走进来的高挑女子,不禁略微意外的讶然失声道:“阿媛?”

“仁安哥!”高挑女子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容貌姣好,充满了一股成熟温雅气质,看到吕仁安,轻声开口喊了声,声音微涩,有些泛起雾水的美眸中带着一丝复杂之色。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曾经的青梅竹马,而今早已嫁作他人妇。再见伊人,吕仁安实在是有些难以言述自己此时心中复杂的感情。

有些人,错过了,也许就是一辈子。当再见之时,也许会有一时的复杂情绪,但更多的还是形同陌路的陌生感。有些事,有些人,错过了,便终究是错过了。

晚上,月光下,在自家打扫干净了的屋子前,靠坐在一块平整大石头旁的吕仁安,默默看着夜空中那一轮明亮的圆月,目光有些缥缈。

往事如烟,虽然都已成过往,但有些记忆终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记的。

犹记得,青葱年少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少年和少女,儿时少年扬言将来要娶少女为妻的戏言..

然而,当他们慢慢长大之后,终究是无法如小时候那般放肆胡闹。

尤其是少年父母双亡,少女又成为了村子里顶优秀的孩子,成了吕家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大学生..少女外出求学,少年也是离开了村子,开始了他悬壶济世的旅程。一别经年,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这一夜,吕仁安就这么躺靠在大石头旁的草地上,仰望着夜空,不知何时沉沉睡去。以天为盖地为庐,这是吕仁安这么多年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好似回到了小时候,在母亲的怀中。爹,娘,孩儿回来了..

清早,天色蒙蒙亮,虫鸣鸟叫之声将吕仁安唤醒。缓缓站起身来的他,便是径直离开沿着山路往山上去了。

群山耸立,碧水环抱,这是一个位于大山深处的风水宝地,也是吕氏族人的祖坟所在之地,吕家村的人死后基本上都是葬在这里,吕仁安的父母自然也不例外。

群山一角的山脚处,有着一座不起眼的坟茔,荒草丛生,连个墓碑也没有。

太阳慢慢升高,朝阳的光芒下,吕仁安默默跪在坟前,已是跪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了。恍惚间,他好似回到了十多年前,看到了那个在坟前跪到晕过去的少年。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如果说春夏秋冬是一个轮回的话,那如今的吕仁安便是经历了一次次轮回才终于是回到那最开始的地方。

“呼呼..仁安哥,你果然在这里!”大喘气的声音传来,只见吕仁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般的踉跄着脚步走了过来。

沉默着闭目对着面前的坟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的吕仁安,这才起身转而看向吕仁发平静道:“干嘛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还..还真有一件要紧事,那..那个刚来支教的李老师,她..她好像是被蛇咬了,现在正昏迷不醒,老村长让人去镇上请大夫了,但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来,你赶快回去看看吧!”吕仁发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道。

吕仁安听得眉头一皱:“怎么会突然被蛇咬了?中了蛇毒要直接送医院啊!这种情况也是能拖的吗?”

“仁安哥,这不是七叔给李老师敷了治疗蛇毒的草药了吗,老村长也是以防万一才让人去镇里请大夫过来再给看看的,”吕仁发连道。

大步直接向着山下而去的吕仁安,则是面带忧色道:“七叔那些治疗蛇毒的老方子,也不是对所有的蛇毒都有效,也并不能完全解毒..人既然昏迷,说明蛇毒很厉害,这事可大可小,可马虎不得!”

“这不是叔祖去世多年了吗,要是他老人家还在,区区蛇毒,那还不是随手可解!”随后跟上的吕仁发忍不住连道。

徽斯力泰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电话:400-732-0588 

网址:www.51silitai.com

地址:安徽省亳州市亳芜现代产业园区(汤王大道以西,月季路北)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淄博信息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征稿启事:
为了更好的发挥淄博信息港平台价值,促进诸位自身发展以及业务拓展,更好地为企业及个人提供服务,前瞻网诚征各类稿件,欢迎有实力机构、研究员、行业分析师、专家来稿。(查看征稿详细